北京pk10免费全天计划

猪价 新闻 技术 原创 视频 奎哥养猪 养猪大事件 走近养猪人 政策 会议 猪企 环保 招聘 专题 猪场建设 动力学院
会议报道

携百家猪场 共筑猪场生命安全线

   众志成城 战瘟到最后 4月12日至14日,由PSY应用研究院、加农正和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以下均简称加农正和)研发中心联合举办的非瘟防控高端培训班(第二期)在湖南省新宁县崀山宏基大酒店盛大开班。第一期培训班结束后,参会代表纷纷表示培训课程非常有意义,干货满满。在此背景下的第二期培训班异常火爆,学员们学习热情高涨,希望将防控非洲猪瘟的知识学习的更加透彻,并带回自己的猪场贯彻落实。本次培训班汇集了包括新五丰集团等各大省内规模养殖精英,参会人数将近200多人。

  非瘟防控已成为行业热门话题,谈“瘟”色变已经使得行业急迫的寻找有效的方法。在这种特殊时期,怎样才能让生物安全做的更彻底?非洲猪瘟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生物安全防范识意识,将生物安全防范意识变成习惯是我们应该去做的。

培训会现场
 

  P氏生物安全体系在加农正和PSY应用研究院数月的呕心沥血研究下诞生;以猪(pig)为主体,以猪不发病为目标,以提高非特异性免疫力和病原不进入猪体内为行动指南的生物安全体系,是安全等级更高的生物安全体系。从控五流、真消毒、防内乱三个维度构筑系统的生物安全体系。在现场,加农正和湖南总经理周书伟为大家分析了非洲猪瘟对整个养猪业所产生的巨大影响,风险与机遇并存,没有居安思危的意识、没有防患于未然的意识、真的来了就晚了!并讲到只有构建P氏生物安全体系,将控五流,真消毒,防内乱体系落地执行好,才能将发生非瘟的风险降到最低,才能够做到不在高猪价前倒下!

  加农正和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湖南总经理周书伟

  PSY应用研究院院长朱中平老师带来P氏生物安全体系的详细介绍


PSY应用研究院院长朱中平
 

  朱院长讲到在过去的“两会”期间,“非瘟”出现在政府报告中,这说明行业已经得到重视;面对猪价的不断飞涨,行情的不断飙升,只要挺过这一关,养猪人的春天还远吗?

  所以,我们的养殖业啊,活下来才是根本。

  朱院长认为家庭农场式的中小规模猪场更适合生存;未来必占中国养猪业一席之地。

  他指出,“非瘟”其实不强:

  1.传播效率低。隔壁发病了,你也有时间扫门前雪;

  2.非瘟属于高度接触传染病。不接触,无传染;

  3.选对消毒剂、消毒方法可以有效杀灭。

  从非瘟猪瘟的流行病史和现状,再到P氏生物安全体系的研发背景、架构设计、落地方案,为大家做了非常详细的介绍。

  朱院长最后建议养殖户:生物安全与强有力的执行力有关;与高科技无关,与规模大小无关,与设备无关。只要把生物安全做到是一种理念、一种意识、一种习惯、一系列看得见的措施与方法,非瘟自然就没了。

  紧接着PSY应用研究院余奎老师、迂斌老师和刘辉旺老师为大家详细地分享了关于P氏生物安全体系中如何控五流、真消毒及防内乱的方式方法,并且在防控过程中会存在哪些误区和漏洞。

  PSY应用研究院余奎老师介绍《P氏生物安全防控体系之控五流》

  控五流即人员流、车辆流、动物流、物品流、水料流。要在日常猪场人员、车辆、物品的流动上下足功夫。

  余老师强调:生物安全人人有责,生物安全没有99分,只有0分和100,执行力才是硬道理。

PSY应用研究院迂斌老师介绍《P氏生物安全防控体系之真消毒》

  迂老师讲到:消毒无外乎就是用物理的、化学的和生物方法杀灭病原微生物。

  但是一定要着重注意两点:

  1. 物见本色。病毒一般有生物膜保护,一定要去掉这层膜,才能达到真消毒。

  2. 气溶胶。一般冲洗超过5Mpa高压冲洗,容易产生气溶胶,特别容易造成病毒的近距离传播。这两点没做好,不但消毒白费,反而造成更大的损失。

PSY应用研究院刘辉旺老师介绍《P氏生物安全防控体系之防内乱》

  传统生物安全重点强调消灭传染源和切断传播途径,而很少将保护易感动物作为工作重点甚至忽视, P氏生物安全防控体系通过“防内乱”强化保护易感动物,是更高等级的生物安全。一方面提高猪群抵抗力,另一方面在于削弱导致猪群耐受力下降的因素(毒素、病原)。只有在“不乱”的基础上才能有提高生产效益的保证。

PSY应用研究院副院长黄建平

  天堂地狱就在你的一念之间,主动防御比被动防御更有效。研究院黄老师就《生物安全体系管理落地与执行》为大家带来了精彩的讲解。当你听了很多的生物安全建议却不去执行它就只有灭亡,所以生物安全准确落地才是有效的方式。在培训会上黄老师还给出了很多积极有用的建议让养殖户学习。

现场互动

  本次培训会一直持续到夜晚,但是学员们的学习热情依旧不减。会上,黄建平老师和余奎老师分别带来了有深度的课程培训,讲解如何在非瘟背景下产能提升,并讲述了保母猪提产能的关键技术,更有学员在会上积极分享他的经验及想法。


  
[责任编辑: 任春兰]